What If...

informationentrycalendaradmin

<<1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>>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回首又见他

回首又见他
文/合桃枫叶
CP/山赤


あなたに ここに いてほしい



A

锦户亮记得他曾经对赤西仁说,放弃山下智久吧。赤西回答得飞快,快到让他恍惚地觉得他好象从来没有回答。

B

赤西和山下是因为一顿饭而熟起来的。哪怕后来山下不知道还了他多少顿饭,每次结帐时赤西还是会说,莫非你忘了当年的一饭之恩。而山下一边不屑一顾一边爽快掏钱的姿势让赤西很是欣赏。
一起聊天时朋友说赤西真是很大方,每次都买单。山下就阴阳怪气地挖苦,你们不要被他的外表所蒙蔽,这人会变身小心哪天让你们血本无归。

有时山下会想起没和赤西做朋友的时候,逍遥自在无拘无束,而平静在那个暮夏傍晚被掀翻。
那一天山下忘记带钥匙,家里却没有人,他只能在街上闲晃。从下午一直到天,始终没能等到妈妈和妹妹回来。只是十岁出头的少年,眼神随天色暗淡下来,站在街口不知所措的时候,眼前亮起一束光。
山下眯起眼睛适应了一会,看清了背着光走过来的赤西仁。灯光打在他的背上,整个人模糊得只剩一个轮廓。后来赤西问他当时是不是把自己当成饭了,不然怎么眼睛都直了。山下就反顶一句,你觉得自己长得是像火鸡腿还是叉烧肉?

于是山下就上了赤西爸爸的车,并且被赤西妈妈绝好的手艺俘虏。他想如果当时他拒绝了伸手过来的赤西,现在的生活又会是怎样。

C

山下没有说,其实赤西走过来时,他只是觉得他的步子迈得太坚决,一步一步毫不犹疑,他好似不是在走向他,而是走向他的生命,走进他的生命。

D

他们在那一年冬天到来的时候成为亲友。可以吃同一份饭,喝同一杯水,吸同一支烟,睡同一张床,戴同一条项链,穿同一件衣服的亲友。
渐渐地就会染上彼此的气息。不知不觉地使用对方说话的语气,不知不觉地模仿对方的风格,生活中潜移默化地有了对方的影子,不是一朝一夕地形成,更不是一时一刻能仍得掉。

年纪小的时候说话没有顾忌,不知谁说,仁你和山P越来越像了,以后要是喜欢同一个女人怎么办。山下从一边插话,没关系,一个星期三天给我,三天给仁……话没说完被赤西骤然变冷的脸色骇到,大家都不吱声,谁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个人哪句话惹到了他。

有时,山下是有些怕赤西的。怕他生气怕他难过怕他寂寞,而这种种的怕,缘于什么他却是从未想过。

E

以前的时候工作不似现在忙,知名度也不似现在高,私下偷偷地交女朋友,山下交往过的女人要比赤西多,感情的事两个人也没少互相商量出谋划策,指点对方像指点江山,于是大好河山全都光荣沦陷。

有一次山下和赤西一起,开车路过涉谷时遇到山下最近交往过的那个女人。交往的时候山下很认真,后来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就分了手,山下懒得说赤西更懒得问。那女生刚好也看见他们,于是朝车的方向走来,山下从驾驶的位置走下去迎上对面的女生,赤西隔着车窗看他们比比划划,厌烦地别过头。过了一会山下拉开车门坐了进来,气冲冲地发动车子,没等开走,赤西那面靠近人行道的门被人从外边拉开,露出女生同样愤怒的脸。

我话还没说完你就这么走了?
该说的我都说了。
那这事能怪我吗?

山下盯盯地看着她,赤西夹在他们中间,他其实很想关上车门让山下快走,可是这时女生却说,智久,我们别在这吵,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再谈谈。然后把脸转向赤西。那意思是说,你还在这干什么,没看见我们还有事吗。
赤西坐直了身子冷冷地与她对视,然后转向山下。

F

如果再给赤西一次机会让他选,他绝对不会在当时像犯人一样等着山下的判决。他也许会一把拉开车门头也不回的走掉,也许会一脚将山下踹下车让他自己慢慢犹豫,总之他不会等到山下让他下车时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丢人,有多天真。
赤西冷笑这个鲜明的对比,真与假轻与重仿佛一瞬间就昭然若揭,渐渐的竟然在心底生出对自己的轻蔑。山下的车消失在视线中时,赤西低低的骂了一声贱。

这件事让他开始重新审视他们之间的关系。他开始放弃一些,忽略一些,也成全一些。以前在山下的面前,他总是卸下所有的华丽表象,只留下脆弱的质地,也正因为这样,才使他们之间变得混沌没有方向。
对于人与人间的交往,赤西不是不清楚。太过执着的感情定会贬值,他最好是离山下智久远一点,再远一点,给自己一个还价的余地,可是他就是没有足够决绝的勇气离场,他冷冷的将一切看在眼里,明在心里,而在行动上,却总是错误百出。

G

刚熟悉起来那年的新年初诣两人跑到赤西家附近的深川不动堂许愿,午夜的时候有僧人在寺院里敲钟,等待新年的到来。
山下记得那一年人特别多,他回过头想要告诉赤西离得近一些不要走散了,却在那一瞬间,一朵血红色的烟花腾空而起,不远处的赤西仰抬起头,纤细的下颌仰成一条白皙的直线。夺目的夜空深处绽放开绮丽的花朵,幻化成万缕绚目的流光异彩,从半空倾泻下来,赤西整张脸被烟花的光亮所照亮,美得凄绝壮丽。

天地间仿佛突然就明灭了一刻,山下的心也明灭了一刻,是被一击即中时的无力和莫名的兴奋。
那一刻,就是沦陷的开始。

H

和同性之间,山下有过暧昧而和复杂的关系。

某年的夏季旅行,和斗真在泰国狭小破败的民居里亲吻,身体贴合成暧昧的弧度,直到主人寻来唤他们吃饭两人才迅速分开,充满好奇充满神秘的经历。山下记得斗真璀璨如钻石的目光,那么深,仿佛一瞬间就能将他融化在里边。
他随斗真走出房间,每走一步理智就溃退一分,每走一步就离他近一分,每走一步,离他,就远一分。
他试图思考一些问题,心思却无法清晰,他想自己是可耻的,可是这种可耻里又隐藏着极大的满足。

夜间他们走到大楼顶层的尽头走廊里,山下把头后仰在栏杆上,风吹动头发,然后看到漫天灿烂的繁星。头脑里有相似的情景一闪而过,却没能捕捉到蛛丝马迹。

I

回去面对众人时,山下和斗真都有些尴尬,好在大家一副包容一切的大神嘴脸,当然也包括赤西大神。

几天后和赤西一起吃饭,同去的还有几个遇见的MEMBER。那是山下从泰国回来后第一次与赤西一起吃饭,他坐在他对面,从盘子里夹起一个刺参,笑的时候眼睛好似在火光中水波般闪动。赤西笑着,却又显得心不在焉,目光茫然地逡巡,偶尔山下看他朝自己望过来,然而目光很快便扫过去,没有片刻的滞留,心里便忽悠一空。
于是便有一个奇怪的念头在脑海里纠缠,好象是要做一个决定,却又突然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,完全忘记了之前的事,只有那种感觉在舌间上徘徊。那种不确定使山下愤怒,更使他伤心。

一顿饭因他的提前离席不欢而散。

J

那段时间赤西心情不好,就经常往大阪跑。感情的事,没有对错但总有输赢。赤西明白退而守之的道理,却还是因他先行一步的感情把自己折损得狼狈不堪。锦户亮带他去心斋桥吃声名远播的松菜蟹,也只见他一脸的失魂落魄。

怎么连美食都安慰不了你了吗?瞧你那窝囊样。
你怎么还越大越内向了,脸皮越长越薄了。
羞涩可不是你一贯的作风。
……

对面的赤西不说话低头看着面前的大蟹腿,锦户亮突然有些紧张,他探过身去从下边凝视赤西的脸。还好并没有预想的一脸的泪。暗自松了口气,锦户亮失笑,其实又有什么好担心的,他赤西仁也就只会在那呆子面前才露出柔软的一面吧。

扔掉吃剩的螃蟹钳子,锦户亮边擦手边说,仁,丢掉山下智久,把他像螃蟹腿一样丢掉。仁!
石化已久的赤西终于有了反应,他抬起头喃喃自语,我做不到。

锦户亮就在这时忽然想起了那句很早就对赤西说过的话。他说,仁,放弃山下智久吧。赤西的回答是,那是我唯一做不到的事。

K

山下觉得那一段岁月仿佛静止了一般,有什么东西正逐渐抹去人生的烙印,日子则显露出从容不迫的性情。

直到看到整个左臂都包着厚厚纱布的赤西,那种站在悬崖边的感觉又回来了。

赤西好似没什么大事,看见山下来还破天荒热情洋溢的地给他拿了瓶饮料,山下面对他的殷勤有些结巴,你没事吧。
恩。
真的没事假的没事?不会落下什么毛病吧?!
滚,你才有毛病。赤西打开给山下拿的饮料自己先喝了一口,你自己再去拿一瓶吧,我懒得动。
山下接过他手里的瓶子没接话,犹豫了半天又小心翼翼地问了句,还疼吗。
噗,赤西笑。有点。
那你再睡一会吧,记得吃饭,我先走了。
山下向着楼下疾走,宛如心慌做错事。他不知再呆下去,对话将如何进行。赤西在嗒嗒的脚步声中收敛起笑容,一颗心逐渐失去形状。

L

出了门闲转,周围萦绕着月光下夜雾的气味。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赤西愈显孤单消瘦的身影和苍白细小的脸容,山下便生出心疼,生出想揽他入怀的冲动。最后跑到LA GRATTA CELESTE买了菠菜味的PASTA和烤羊排又转回赤西的家。

赤西的钥匙他一直带着身上,和自己串在一起,钥匙扣则是在某个小店里淘来的,大同小异的两款一人一个。

打开门发现灯都熄了,卧室的门半敞着,山下轻手轻脚地走过去,这让他有种职业间谍的感觉,紧张并且兴奋。被子乱七八糟的堆着,屋子很看不太清楚。
赤西睡觉时总是喜欢向左侧躺着,压着心脏,被子裹在身上只露出小小的脸,尖尖的下巴低垂成美丽的弧度。山下曾说你总是那么躺着不累吗?赤西反言相讥,你做偶像做上瘾了,连睡觉都要摆造型吗?

站在门边,山下只觉这些画面一桢一桢的往上涌,根本不受控制。经常会这样,那些小吃是和仁一起吃过的,那些马路是和仁一起走过的,那些商店是和仁一起逛过的……那些如同影子般的模糊映像,在他的心里慢慢沉淀,突然有了回忆怎么这么多的感觉,多到生命中,无处不在。

M

你怎么又回来了?
啊?山下有些被识破的窘,尴尬地看着从外边进来的赤西。
不会是舍不得我吧?赤西忽而一笑,两道笑纹自唇边荡开,水一样温柔。
……你干什么去了?
烟没了,买烟去了。赤西在沙发上坐下来,继续看着山下笑。
……烟少抽点。山下折到厨房,拎了带子出来。我买了料理,你快吃吧。

赤西拿着叉子乱笑,几乎不能下咽。
没见过受了伤还这么高兴的,你脑子是不是也摔坏了?
是吗?我很高兴吗?
也许你该看看神经科……

一场意外,结束了两个人间的尴尬关系,山下觉得一直悬着的心,终于安定下来。

N

后来有一次和斗真在一起,刚好遇见赤西。赤西笑着打招呼,山下不知想起了什么突然说了句,昨天晚上都怪你,差点要了我的命。
你活该谁让你到处乱看。
要不是你在那嚷嚷,我能分神吗?
我要无辜死了。明明是你自制力差。
我主要是比较好奇这世上居然还有比你还能吃的生物。
所以你就遭报应了……

最后赤西是被出来寻他的中丸拉回去的,一边走还一边嘟囔,大好的练习时光都被你给耽误了。山下看着他笑,温柔得有如春风掠过池水。

O

斗真说分开时山下并没有什么意外,都是聪明的人,有些事连说明都不需要。

回到家放了热水将自己沉浸在潮湿的空气里,镜子里慢慢氤氲出帅气的一张脸。山下想起白天斗真对他说的话。
P不要骗你自己,我也说不 清我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,可是我承认当时我很冲动。认识这么多年,我很了解你,我不相信你看不出来赤西对你感情,更不相信你对他没有感情。
你知道是什么使我下定决心的吗,就是那天在走廊碰到赤西的时候。你们讲话时,就只是在你们自己的世界里,那里根本融不下其他任何人,U不行亮不行我也不行。从那一刻起,我就决定了放手。

山下在逐渐浓重的水汽的压迫里,微微晕眩。聪明如他,怎么会看不透这些寂寞的感情,看不透彼此的心思。
可是他喜欢将自己依托在赤西磅礴的感情里,他喜欢看赤西为他付出,为他微笑,为他哭泣。喜欢在这场追逐中,看到赤西的不轻言,和不放弃。

P

KAT-TUN的夏季Tour轰轰烈烈地开展开来。

赤西抱着电话蹲在酒店阴沉幽暗的客厅里和山下讲电话。他低低地把白天发生的琐碎细节告诉给山下听。

山下是一种神秘的力量,赤西将这种力量撕碎,散落在生命每一处细节之中。

回忆稀薄,人生短暂,能有那么一个人,陪你经历岁月悠长,陪你看过浮华变迁。山下听着从电话另一端传来的没心没肺的笑声,也轻轻笑了起来。他知道,不管光阴怎么流转,岁月如何变迁,他都可以,回首又见他。

-End-


comment

comment form

管理者のみ閲覧可能
Profile

合桃枫叶

合桃枫叶
♥ 仁担


何时
忘却能超越记忆之上
柔情能越过寂寞之上
信与坚
越过谎言与懦弱
岁月越过惘惘日子
而生之狂欢
越过宿命之上

Categorize
Monthly Backup
Track
design by iii  , 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